第五章 攻击武力

上一章:第四章 智慧 下一章:第六章 阿根廷蚂蚁

努力加载中...

俘虏来的侏儒蚊蚁后,娓娓道出它们的历史和风俗习惯,一则极端诡异的故事。

这是科技与智慧的大胜利!

对于征服领土,侏儒蚁也另有一套逻辑思维。褐蚁借着交尾飞行的机会尽可能飞得最远,等降落地面后才与联邦结盟形成大帝国。侏儒蚁则不然,它们以自己的中央城邦为基准,一步步渐渐地往外扩张。

突如其来的奇袭,成效卓著。施嘉甫岗蚁惊慌失措,触角因恐惧太甚而僵硬,它们简直像刚被割草机推过的草坪。

一波又一波的攻势凌厉。经过两场激烈的蚁酸轰炸。侏儒蚁再度攻下两个交叉路口。树头在炮轰下腐朽,不断吐出受困兵蚁的尸体。

蚂蚁是社会化昆虫中,唯一保有攻击武力的一种。

所谓的秘密武器外型是一颗褐蚁头颅,中间有一片棕色植物穿透。几天前,侏儒蚁发现一只联邦探险队员的尸体,它的身躯受到寄生毒菌格链孢的压迫而爆裂。侏儒蚁研究员分析费尔蒙后,发现这种毒菌会产生一种漂浮在空中的孢子,粘住并腐蚀甲壳,最后穿透身体引起甲壳爆裂。

但是冲锋陷阵的前线斗士突然接收到警戒讯号。外面出事了,它们循来时路出去。控制城邦出入要塞的小山丘,满眼丽春花绽故,红花摇曳间有点点黑色,成千上万。

褐蚁爬上山丘,侏儒蚁不成行伍地追赶。上头突然亮出一排荆棘丛,“碎谷蚁”的嘴在阳光下挥舞,闪闪发光,然后整齐画一地垂向地面往侏儒蚁咬。碎谷蚁,咬碎侏儒蚁!

两队人马统计伤亡人数并估计损失程度。暂时结算的数据显示灾情惨重,最好改变作战方向。

贝洛岗恰好有一队数目众多的外籍兵团,由特别种族的蚂蚁组成,叫做“碎谷蚁”。它们的特征是头特别大,嘴长而且犀利,可以咬碎虽坚硬的谷类。它们在战争中的表现并不突出,因为脚太短身体过重。干嘛大费周章地把它们拖到战场上,又毫无用武之地呢?所以褐蚁安排它们负责些家务事,譬如砍树枝之类的。

贝洛岗城邦刚发明了坦克。

《相对且绝时知识百科全书》

侏儒蚁首先想出各种办法御寒。其中最有效的两种方法是——身体涂抹糖以及蜗牛分泌的粘滑液体。糖方面,它们采集草莓、桑椹和樱桃的果糖。至于油脂,它们发起全面性灭绝本地蜗牛运动。

可惜好景不常,这株欧洲夹竹桃被连根拔起,带着周围的泥土被放入一个木制箱子里。侏儒蚁曾试着逃走,但是木箱又被摆进一个又大又硬的结构体里。它们走到结构物的边缘,却一只接一只地掉进水里。咸咸的水,广无边际。许多侏儒蚁企图游回祖先的土地,却不幸灭顶。大多数的侏儒蚁因此决定,算了,只好想办法在这个被咸水包围的大型结构物内求生存,

“我还以为只是把人抬出地窖而已。我太太等我8点回家吃晚饭,现在已经10点了,她一定会生气。”

它们随着欧洲夹竹桃被卸在这里。它们发现了这个世界,充满异国风情的动植物。远离祖国来到的新环境令人失望。果实、花卉和昆虫都小得多,也没那么艳丽。它们离开红、黄、蓝的世界,坠落到绿、黑、棕的地域。荧光色的世界转化为粉彩色。还有冬天和冰封一切的酷寒。在从前它们根本不知道冬天为何物,唯一迫使它们歇息的是酷暑!

碎谷蚁趁它们极度受惊的良机,将它们打得落花流水。每只碎谷蚁下的6只轿夫欢欣鼓舞齐心合力,它们是战车的履带轮,透过触角严密的同步指示,轮胎和轮轴配合得天衣无缝。如此这个36只脚、上下两张大颚的动物,才能在敌方阵营内信步游走。侏儒蚁根本没时间仔细看那些朝它们冲过来的数百个庞然大物是何方神圣。那些特别发育的大颚潜入敌军中大嚼一阵,再扬起,口中已满是鲜血淋漓的断头与残肢,就像咬断麦秆一样。

它逗弄那颗肉食性植物,忧虑再度占上风。对付秘密武器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发明另一种更有效、更可怕的秘密武器。褐蚁陆陆续续发明了蚁酸、枯叶盾牌、胶水陷阱。能发明出其它的东西就何好了,一种能出其不意击垮侏儒蚁的武器,要比它们的杀人树干更具破坏力!

“难道就这样永无止境地继续。”

第二天报纸头条:

它们说,很久以前,侏儒蚁住在另一个国度,距离此地10亿颅之遥。那个国度和联邦的森林景色迥然不同。那里结着硕大的果实,既鲜艳又甜美。此外没有寒冬,不必冬眠,在这块世间乐土上,侏儒蚁建立了施嘉甫岗城邦。该城本身就有一段古老的历史,依附着一株欧洲夹竹桃整建而成。

除此之外,它们还有一些非常离奇的行为——有生殖力的阶级没有翅膀,因此没有“交尾飞行”。雌蚁就在城中的地底下交配产卵。每个侏儒蚁域邦不只拥有一只生育的母亲,有数百只。这种风俗给它们带来重要的优势——除了出生率大幅高于褐蚁之外,并且也比褐蚁更不易被灭绝。因为只要杀死蚁后,褐蚁域邦就好像被斩首一般。而侏儒蚁城邦只要还有一只具生殖力的子民存活,城邦就能再兴。

大伙重振士气。

几只身上裹着糖浆的兵蚁在屋顶平台演练,6只工蚁抬起碎谷蚁努力协调一致地步伐急速奔驰。一切似乎进行得很顺利。

室温15℃左右,绝对沟通进行了数个钟头之久。终于一个黄蚁佣兵小组想出一个点子。很快地,其他智囊团也纷纷表示这是个好主意,

8点03分,蚰洛岗军队如龙卷风般,浩荡扫过平原,转过草丛,跳过碎石。百万雄兵,个个张开大口,气势惊人。不过侏儒蚁毫不畏惧。它们早料到这步棋。昨夜,它们每隔一段距离就挖了一个梅花形小土壕暗中埋伏,只伸出大颚,身躯则由土层保护。侏儒蚁精心策划的防线,立即粉碎了褐蚁的攻势。联邦军队面对着只露出尖利大嘴的敌人倍感吃力,无可奈何。它们完全无法剪断侏儒蚁的脚,或劈断它们的肚子。

间谍以冲刺的速度来报——有办法抵制细菌攻击,涂抹蜗牛粘液。

“总之,好像深得要命。”

此时,施嘉甫岗的菁英部队在牛肝菌大伞的掩护下,驻扎在不远的地方,准备由侧面包抄反击。就算贝洛岗有百万大军,施嘉甫岗却派了千万兵力。每H褐蚁至少得应付5只侏儒蚁,这还没将藏匿在小土壕内的兵蚁算上。只要一靠近土壕大嘴能及的范围,任何东西马了少一截。

贝洛岗或许发明了坦克,但施嘉甫岗发明了细菌战。整营步兵出动高举着300颗受感染的褐蚁头颅,都是与拉符拉岗第一次交手后收集到的战利品。

贝洛岗这边已经认出格链孢的孢子了。协商决定牺牲被毒菌感染的士兵,免得受尽折磨而死。

马上说,马上做。它们杀死3只这种软体动物(愈来愈不容易找到),身上涂满粘液,抵抗场大灾难。

他们再度下沉。他们现在应该是位在距离城市表面150米的地底。螺旋般地回旋着,好像DNA螺旋结构。他们差一点就晕头转向。深深地、永远更深入。

贝洛·姬·姬妮不安地动动身子,仿佛想要驱除这些令人忧心的想法。它产下两颗卵,两只兵蚁。保育员都不在,没有人照料。而它饿了,咕噜地吃掉两颗卵。绝佳的蛋白质。

它步出皇室碰见几只兵蚁,与它们说说话。它建议针对发明能反制秘密武器的新秘密武器为主题,召集一次脑力激荡会议。族群对它的建议多表赞同。到处是三五成群的兵蚁或工蚁集结成的小集团,排列成三角形或五角形之后,连接触角进行数阿百次的绝对沟通。

“古老的铭文,仅此而已。”加蓝警员安抚说。

“好像巫师的巫术。”

它们穿过上百个地心磁场屏障。这东西究竟要带我们上哪儿?

转过身,有人递来一只大手电筒。这些消防队员似乎不太放心,他们身上还穿着皮外套,带着头盔哩!他们怎么没想到,去换件比较适合这种探险的服装,总比身上这件普通的城市休闲外套强!

他们谨慎地往下走。警员是整个队伍的眼睛,每步跨出前都仔细地照过每个细微角落,速度虽慢,但比较保险。

然而,他们才走了十分之一的路程。

最后几只褐蚁已弹尽援绝。侏儒蚁步步进逼,埋伏在天花板上的狙击手无计可施。离皇室不远了。内室里的蚁后拉舒·拉·姬妮开始减缓心跳频率。大势已去。

黄蚁认为一定有办法让这些笨重的家伙一跃成为沙场勇将,只要6只身手矫健的工蚁扛着它走就行啦!就这样,碎谷蚁利用气味指挥它下面的“活脚”,发足奔向敌人,并用长嘴将它们咬成数段。

9点36分,褐蚁几乎是且战且退。侏儒蚁开始施放胜利的香气,作战策略成功,根本不必出动秘密武器!它们追赶弃甲逃兵,一致认为拉舒拉岗一役已胜利在握了。

就这样,一晃眼好几天过去了。借由它们的约翰斯顿器官,它们发觉自己以飞快的速度穿越过难以想像的长距离。

“不,是指楼梯。下面的石阶看来延伸数公里。”

贝洛岗终于决定发动攻击。

恐慌达到沸点。仓皇失措的侏儒蚁彼此推挤、践踏,甚至互相残杀。贝洛岗的坦克大队于是扫平侏儒蚁步兵队,远远压住它们的气焰。停战!坦克往回爬上斜坡,队伍依旧整齐画一,准备再大干一场。残存的侏儒蚁想夺得先机,但上头出现了第二波坦克大队……正顺着斜坡下来!两队坦克平等交叉通过,每辆坦克前尸体堆积如山。

第一道划破云层的阳光加速展开攻击的决定。

“看到了吗?”一位消防队员问。

多厉害的武器!而且安全无虑,因为孢子虽然会粘附在褐蚁的甲壳上,却不对侏儒蚁构成威胁,因为这些怕冷的家伙习惯全身涂满蜗牛润滑粘液,孢子没有附着点,就这么简单!这种蜗牛粘滑液有防治格链孢的功效。

天蒙蒙亮,包围拉舒拉岗城的侏儒蚁已整装待发,围困在树墩内的褐蚁又饥又累。它们撑不了多久的。

加蓝可一点儿都不希望后面的8名消防队员推挤到他。

触角相接。褐蚁的战略专家们认为,不能单靠坦克进攻。新的战斗阵式规划,坦克充任中军,外加现有的120个步兵团以及60个外籍兵团在侧翼。

枫丹白露——8位消防队员和一名警察地窖神秘失踪!

但侏儒蚁的脚实在太短,褐蚁一个纵身飞跃,它们至少得跑上十来步。等它们赶上丽春花山丘时,早已上气不接下气,正中了联邦军队的诡计。因为第一批士兵的主要任务是——将侏儒蚁从土壕引出,到斜坡决一死战。

“算它们倒楣。”侏儒蚁派遣小苍蝇通讯佣兵通知中央城邦。每一只小苍蝇带着相同的费尔蒙信息:

“它们出兵了!派兵支援从右翼包抄!准备出动秘密武器!”

甚至连侏儒蚁矮小的身形也是张王牌。只要少量的卡路里就能维持迅速的精神反应,以及一定程度的行动力。我们可以测量它们在下大雨时的应变速度。当褐蚁历尽千辛万苦,忙着驱离蚜虫并把蚁卵搬开灾区时,侏儒蚁早在数小时前,就在大松树树干的凹洞里整理出一个窝,未雨绸缪地将所有珍宝安置在里面。

“这句话的意思吗?”

自我反省,如果不能勤恳不懈地清静心灵,化学婚礼将造成伤害,在此犹豫不决的人实属不幸,愿轻浮的人能自制。

到目前为止,联邦的才智还不曾如此大放异彩。施嘉甫岗还没完全摊牌呢!它们还有秘密武器。原先这项武器是专为逼降顽抗分子所设计的,为应付目前急剧转变的战况,侏儒蚁决定孤注一掷,

将近10点,一跤寒意骤降,分开如火如萘的双方。它们无法在刺骨寒风中作战。侏儒蚁趁机鸣金收兵,褐蚁的坦克则举步维艰地爬回斜坡。

“小心,我要停下来啦!”

“里面真黑!给我一只更强力的手电筒。”

加蓝再次给队伍打气:“各位听着,现在我们离地底比地面近,所以加把劲,我们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白蚁和蜜蜂是比较大而化之。但同样是忠诚护主的种类,它们只在保卫城邦或护送远离巢穴出外劳动者的安全时才舍出动军队。相对而言,比较少看见白蚁或蜜蜂为了扩兆领土而大举出征。不过还是有。

手电筒的光圈扫过穹拱上铭刻的文字:

大屠杀。远远一旁观战的拉舒拉岗居民,全都跑出来替它们的姐妹加油助阵。由起先的惊慌转而欣喜若狂,它们发射喜悦的费尔蒙。

很快地,局势逆转,四面八方涌出的侏儒蚁势如破竹,联邦阵营乱了阵脚。

他们没再上来。

它们把头颅抛入敌方队伍,一粘有毒灰尘弥漫,碎谷蚁和轿夫工蚁拼命地打喷嚏。当它们眼见自己的甲壳被穿孔时,惊恐地不知所措。工蚁丢下肩头重担,碎谷蚁立刻露出行动不便的缺陷,也开始惊疑不定,甚至责怪其它的碎谷蚁并暴力相向。全军覆没。

——埃德蒙·威尔斯

  • 背景:                 
  • 字号:   默认